柯洁:世界冠军分量不如一档综艺节目?我很难过

来源: | 浏览量:27 次 | 发布时间:2019-04-11 22:38

.

中国围棋领军人物柯洁:棋手也可以很有性格。新京报“我们视频”出品


柯洁,21岁,职业围棋九段,至今已拿到了7个世界冠军。作为中国围棋界现象级棋手,柯洁拿冠军会上热搜,微博吐槽会上热搜,免试推荐上清华大学也会上热搜。尽管此前参加过多档综艺节目,但柯洁自认融不进综艺圈,他只认同自己“职业棋手”的身份。同时,作为一名理想化青年,柯洁期待围棋除了情怀,也能更加职业化,“围棋不止黑白两色,应该多姿多彩。”


■人物简介 柯洁,1997年8月2日生于浙江丽水,围棋职业九段棋手,中国围棋领军人物,至今在百灵杯、三星杯、新奥杯、梦百合杯等赛事中拿到7个世界冠军。新京报记者 王飞 摄


围棋要情怀也要职业化


整个3月份,柯洁参加了韩国三一运动一百周年纪念赛、王中王争霸赛、世界最强棋士战、西南棋王战和CCTV电视快棋赛共5项赛事,赛事地点遍布中日韩三国。


作为一个大众类体育项目,围棋赛事之多、赛程之密集远超外界想象。对柯洁九段这样的职业棋手来说,赛事选择就变得非常重要。3月24日,西南棋王赛落子,柯洁8次参赛首度夺冠。柯洁坦言精力有限,如今会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三星杯、春兰杯、LG杯、百灵杯这样的世界大赛上。


与其他职业化项目成熟的赛事体系不同,围棋世界大赛多由赞助商发起,这也是围棋赛事的一个特点。3月底在成都进行的“聂卫平杯”,赞助商对品牌露出没有任何要求,只求赛事冠名能得到聂卫平的同意。


“现在很多比赛是靠着赞助商的一些情怀在维持,多是因为领导或老板喜欢围棋,可能他年轻时没这能力。等有一定事业之后,就想着为围棋做些事情。”柯洁称,围棋赛事情怀非常需要,但又不能完全依赖它,“除了情怀,围棋也可以很职业,这也是我的理想。未来的赛事模式可以更加职业化、商业化和市场化,这样围棋也会更加多姿多彩。”


2018年三星杯决赛,柯洁击败安国铉。图/视觉中国



至于怎么做,柯洁说他也没想太清楚,他现阶段的任务主要是下好棋,其他事情等以后再做,“关于围棋,我有很多事情想去做,但现阶段父母、前辈们都希望我把棋下好。我非常同意这个观点,现在对我而言比赛是第一位的。”


当然,这不影响柯洁对围棋未来的思考。“围棋比较文静,需要花时间去沉淀、思考,可能跟现在快节奏的生活有些不一样。”柯洁把这个想法跟一些围棋圈里人交流过,大家的意见比较一致,是有点难,“我可能过于理想化了,但人总是要有理想的。我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,总想要怀揣理想去做一些想做的事情,并希望能做好。”


作为中国围棋当下领军人物,柯洁希望未来有更多人喜欢围棋,“这个工作很多前辈现在都在做,培训机构很多,学围棋的孩子越来越多,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。”在柯洁的设想中,他今后的工作不仅局限在开道场,更希望通过公益的活动来推广围棋,“我希望让更多人接触围棋,不管什么年龄段。让他们感受到围棋带来的快乐,这也是我未来希望做的事情。”


学习虽苦但已做好准备


3月8日,国家体育总局官网公示了2019年优秀运动员免试入学推荐名单。在这份939人的名单中,柯洁的名字“藏”在第479行,但却第一时间被媒体和粉丝发现。公示资料显示,柯洁为国际级运动健将,拟就读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类专业。


隔天早上,柯洁被电话吵醒,都在询问他要上清华的事情。“柯洁上清华”也上了热搜,这让柯洁颇有些无奈,他打趣说可能是因为之前的一些处事方式不恰当,才被大家扒了出来。


今年22岁的柯洁被推荐免试入学清华。图/Osports


“我的前辈古力、江维杰都在清华大学读书,没想到到我这儿会引起这么大反响。”柯洁不太喜欢以这样的方式上热搜,他原本不想让大家知道他去上大学了,“这就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,很多人都会去上大学。我本身也不太想大家都知道,这样的话压力会很大,大家都会来关心你。我就想默默去努力,这种努力就跟我小时候学围棋是一样的。那时候,就是自己默默摆棋、下棋,我希望能找回小时候那种努力的感觉。”


说是免试入清华,但柯洁还要参加一次单招考试,通过后才能进入清华。“叶诗文、易思玲他们都在清华读书,她们跟我说学习会很辛苦,我也做好了辛苦的准备。”如果能进入到清华,柯洁希望能沉淀下来,好好学习,获取更多的知识,“我一直觉得除了围棋以外,其他事情我几乎是什么都不懂的,在很多方面都有欠缺。”柯洁坦言之前在为人处世、与人沟通等方面均有欠缺,他期待能在清华浓郁的学习氛围中得到熏陶,更加成熟。


不过正值生涯巅峰期,柯洁想要安心做一名普通大学生或许并不容易,“如果时间有冲突的话,我肯定会把比赛放在第一位。这没办法,大家还是需要我去比赛。”


柯洁说会尽量协调好学习与下棋的关系,但国家队总教练俞斌还是有些担心,“顶尖棋手差距非常小,不进则退,并不是外界想象的柯洁跟谁下都能赢。”


俞斌坦言柯洁作为明星棋手,其状态也将影响着中国围棋竞技水平,“作为国家队总教练,我希望他能把更多时间花在围棋上。但选择去读大学我也支持他,希望他能处理好学业和围棋的关系。”


世界冠军不如综艺秀


2017年,柯洁在第1届新奥杯中战胜彭立尧夺冠,这是他当年唯一一个世界冠军。也是在那一年,柯洁先后参加了《最强大脑》、《朗读者》、《开学第一课》等节目录制,并迅速成为围棋界的高光人物。


2018年12月,柯洁第三次拿到三星杯冠军,冠军奖金是3亿韩元(约185万元人民币)。夺冠后采访时,柯洁打趣说这笔奖金可以缓解一下房贷压力。之后每次拿到奖金,柯洁都会被问到房贷的问题,“我当时就是开个玩笑,哎,这个梗估计是过不去了。”


2017年,柯洁参加《最强大脑》节目录制。图/视觉中国



去年底柯洁参加《吐槽大会》时,节目组编剧再次用上了这个梗,并就此调侃了下王思聪。那期节目收视率很高,柯洁如愿成为Talk King,之后更是圈粉无数。


这几档节目录制下来,外界似乎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柯洁,但柯洁说他还是原来的他。


“其实我本身觉得不太适合这些节目,我表现出来的张力和感觉跟很多人都比不了,他们真的是游刃有余。”柯洁说他可能不是那一类人,有时候站在那里,自己都不知道要做什么。


那之后,很多节目组找过柯洁,但能推掉的他都给推了,“未来能不做的尽量不去做,我不太想做那些事情。”


2018年底到2019年初,柯洁一个多月内连拿三星杯和百灵杯两个世界冠军。“拿到这两个世界冠军后,感觉没什么太大反响。倒是我上吐槽大会,还有去清华大学,竟然有这么高的关注度,我觉得挺难过。”柯洁吐槽说,世界冠军的分量难道不如一档综艺节目?


柯洁出席2016年CCTV体坛风云人物颁奖典礼。图/Osports


静下来时,柯洁也会反思大家的关注点都在哪儿,“可能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,我要学习更多东西,才能够更好地了解他们真正关心什么,以及他们的看法,我应该怎么做。”


反思过后,柯洁话变得少了很多,他打趣现在就想待在家里,因为这样就不会得罪人, “我17岁刚拿世界冠军时,跟现在完全是两个人。那时候,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因为根本没人关注你。现在我已经变了很多,很多话都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,我应不应该这么说?这么做合适吗?会不会伤到哪些人?”在柯洁看来,这可能就是作为“公众人物”的代价,“我现在已经束缚了很多手脚,不能随心所欲地做我想做的事情,说我想说的话。这会让我更严格地要求自己,毕竟现在大家都在关注我。这是围棋给我带来的荣誉,我也应该回馈围棋,严于律己,做好每一件事情。”


AI让世界冠军更难拿


2017年,“人工智能(AI)”入选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流行语。也是在这一年,人工智能开始影响到围棋领域,越来越多棋手开始用AI训练。这股不可逆的潮流,被柯洁这代棋手赶上了,“AI时代,想要赢一盘棋太难了。”


“说实在的,时代不一样,大家人手一台AI,技术上的差距很容易就被AI填补了,大家追得很快。”柯洁说围棋比赛讲究布局和战略,每个人都有秘密武器,下棋时的招数也有自己的一套思路和想法,“如果这套别人学不来,你很容易就能赢。现在真不一样了,想赢一盘棋太难了。”


去年开始,棋手们都在电脑和手机里装上了软件,随时都能利用AI训练,前半盘的招数也越来越趋同。“AI的下法大家都知道,现在前半盘很大一部分都是AI的布局,想要在前半盘领先别人的机会就很有限了,只能看中盘后半盘的比拼了。”不过AI摆得多了,柯洁也看着烦,“大家都是一样的套路,有什么意思呢?哎,也没办法,你也不能去说怎么样,毕竟AI比我们厉害。”2017年5月,柯洁曾与AlphaGo进行人机大战,0比3完败。


2017年5月,柯洁曾与AlphaGo进行人机大战,0比3完败。图/视觉中国



赢不了AI,身后又被追得急,柯洁说压力有点大,有时候他也给自己一些放松性暗示,“这种情况也没办法,尽最大努力就好,反正已经拿这么多世界冠军了,能多拿一个是一个吧。”


柯洁的这个念头是在2016年底冒出来的,当时他刚刚拿到第二个三星杯冠军,“那是我第四个世界冠军,之后我就有这个想法了,能多拿一个是一个。很幸运,现在已经有7个了。至于以后能拿几个,只能随缘了,尽力下好每一盘棋就好。”


每次赢下比赛,柯洁都会笑着说“运气好”,他说这真不是谦虚,“现在厉害的棋手那么多,想拿个世界冠军真的是很难很难。大家都以为柯洁怎么会输呢?不是围棋第一人嘛,怎么还会输?其实真不是那样,大家都非常接近,也可能是我运气好吧。希望这种运气能一直延续下去,拿更多世界冠军,献给喜欢我和喜欢围棋这项运动的人,特别是我的父母。”


至于怎样才算好运气,柯洁的解释是“一年一个冠军”,但这不是一个轻易实现的目标,“现在世界比赛开始有减少的迹象,也会担心未来的大赛不够多,我没机会去拿世界冠军了。当然,这也不是我要担心的,这是整个围棋界去思考的问题。”


韩国不会再出李世石


3月5日,柯洁在首尔与李世石进行了一场“纪念三一运动一百周年”特别对局,柯洁执白156手轻取李世石。那盘棋后,李世石大赞柯洁年轻有为,之后萌生退意。


2019韩国三一运动一百周年纪念围棋赛,柯洁战胜李世石。图/视觉中国


每一次跟年长自己14岁的李世石比赛,柯洁都非常在意。小时候,柯洁摆棋谱最多的两个,一个是李昌镐,另一个就是李世石,“二李”对柯洁影响颇大。


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“二李”让中国围棋抬不起头来。如今,世界棋坛尽管还是中韩争霸,但以柯洁为代表的中国围棋已彻底压制住了韩国。


“韩国不太可能再出像李世石这样有性格的棋手了,我非常欣赏李世石那种不羁的感觉。”李世石之后再无李世石,这是柯洁的观点,“且不说性格,就说成绩,因为有成绩别人可能才会容忍你那种性格。现在韩国没人有这样的成绩,我也看不到他们有这样的成绩。”


李世石手握14个世界冠军,这让目前7冠在手的柯洁必须仰视,“李世石,还有李昌镐,他们在围棋界的地位不必多说,我也拿过几个世界冠军,也有很多人不服气。但是他们两个,肯定是没有争议的。”


冠军数暂时没追上,但柯洁至少在人机大战中与李世石平起平坐,他们是至今仅有的两位与AlphaGo交手过的棋手。当然,两人都输了。去年底上《吐槽大会》时,柯洁曾拿“人机大战”来调侃自己,“AI本以为会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,结果上来一看,我居然为了这种人浪费了这么多电,人类不值得。”


柯洁毫不掩饰对李世石的崇拜,因为他们都属于“有性格”的棋手,“外界都以为棋手可能就是很孤僻,甚是有些木讷。其实棋手也是普通人,也是可以有七情六欲,也是可以有性格的,也是可以有人格魅力的。”在柯洁看来,有性格就要展现出来,没必要去包装自己,“中国围棋未来会出现更多有性格、有趣的棋手,他们可以跳出围棋,多一些别的经历,这对整个行业都是有帮助的。”


“有性格”的柯洁成了中国围棋的现象级人物。单论世界冠军,柯洁不是中国围棋界最多的,但其影响力在近几代棋手中无人出其右,他的微博粉丝数接近500万,很多孩子因为他开始喜欢上围棋。


■ 同题问答


新京报:过去一年,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?


柯洁:大家知道,围棋这几年出了一个很大新闻,就是人工智能(AI),这几年一直在持续影响着围棋。过去一年,大部分棋手都在大量使用AI来训练,这是一个很大的改变。其实在2017年时,AI还没那么普及,也没多少人用AI训练。从去年开始,大家装上软件,对AI也做了很多研究。


新京报:你心中“新青年”的标准是什么?


柯洁:新青年什么标准,具体我也说不清楚。对我而言,最大的标准是有担当,有责任心,有理想、有梦想。如果一个青年人没有担当,没有梦想和理想,是会很无聊的。


新京报:未来,你对自己所处的行业有什么期待?


柯洁:未来的话,我希望围棋能更加职业化一些。现在很多比赛是靠着赞助商的一些情怀在维持。其实除了情怀,围棋也可以很职业化,这是我的理想,未来的赛事模式可以更加职业化、商业化和市场化。


新京报:未来,你对国家社会有怎样的期待?


柯洁:我觉得中国现在发展得越来越好,我也希望祖国越来越好。我是一个有什么说什么的人。这些年也去过国外,很多地方并不像一些人说的国外空气就一定香甜,跟中国还是有差距的。我们是很早接触人工智能的一批人,期待未来人工智能在国内能发展得更好,有更大的突破,让我们的生活更加便利、更加美好。


新京报记者 孙海光 王飞

编辑 张云锋 校对 王心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cyber-note.com/c/zhan/697677.s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